抗衰老 | 人类寿命没有极限?专访哈佛抗衰老明星

编者按:人类寿命是否有极限?一条寿命为300年的鲸鱼和一棵树龄为2000年的树,都是什么样的呢?哈佛医学院遗传学系教授兼Paul F. Glenn衰老生物学中心联合主任David Sinclair博士在过去的20年一直致力于抗衰老研究,他说,“人类寿命没有最长极限”。他正在进行临床试验,以评估减缓衰老的新药有效性。他希望证明衰老是一种可治疗的疾病。

Sinclair博士和其他专家与FDA一起制定临床试验指南,他认为这将是“第一次能够进行试验,并希望证明我们不仅能够影响个人健康,还能够影响衰老速度。”

如果成功了,Sinclair博士承诺向全世界提供抗衰老药物,不仅仅是发达国家。他认为,延长人类寿命对社会的影响巨大,他把抗衰老药物可能产生的影响比作20世纪的疫苗和抗生素所产生的影响——“这使得我们的健康水平到达一个新台阶,我们才能在发达世界幸福地生活着。”

Sinclair博士在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The 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的分子遗传学领域获得了博士学位。他在做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博士后研究员时,共同发现了酵母老化的原因以及SIR2基因的作用,SIR2基因是从酵母到人类的所有生物体中存在的一系列sirtuin基因之一。1999年,他加入哈佛医学院,他的实验室主要研究sirtuin基因是如何影响疾病和衰老的。

Sinclair博士是生物技术公司Sirtris,Ovascience,Genocea,Cohbar,MetroBiotech,ArcBio,EdenRoc Sciences,Liberty Biosecurity和Life Biosciences的联合创始人。他还是《衰老》(Aging)杂志的联合创始人兼联合主编。

近日,作为抗衰老研究访谈系列,药明康德独家采访了Sinclair博士。他与我们分享了他的抗衰老研究和新药研发的观点和见解。



药明康德:您如何定义衰老?这是一种疾病吗?或者是一组特定的疾病?


David Sinclair博士:在我看来,这毫无疑问是一种疾病。如果你在默沙东老年医学手册(Merck Manual of Geriatrics)中看到疾病和衰老的定义,那么你会发现,如果身体恶化的发生率不到人口的一半,我们称之为疾病。如果它的发生率超过一半以上的人口,我们称之为衰老。这是一个金标准。


默沙东老年医学手册(Merck Manual of Geriatrics)(图片来源:books.google.com)


因为衰老影响着更多的人,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但是也要考虑这一点:如果你生活在一个人们健康寿命达到150岁的世界,那么你就会在80岁时开始虚弱,开始为你和你的家人筹集资金来治疗相关综合征。这确实与我们是否称之为疾病或衰老有关。


药明康德:您如何应用抗衰老研究?


David Sinclair博士:在过去的20年中,我不仅仅专注于药物发现,同时也关注创新并致力于制药。我们有一些拆分出去的公司正在进行药物的临床试验,这些药物不仅能治疗一种疾病,还能治疗和延缓所有衰老疾病。


我们正在采取两种方式进行应用。一种是增强人体防御老化的能力。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我就是sirtuin基因组的成员,该团队致力于发现sirtuin基因在我们身体抗衰老方面的作用。sirtuin基因存在于从酵母细胞到人类的所有生物体中。我们认为它们不仅能治疗一种疾病,而且可能是治疗所有疾病的最佳方式之一。


我们正在采取的第二种方式是,我们不仅要了解衰老的标志,还要了解我们可能称之为衰老的症状,但是所有这些都是驱动因素。有没有一个统一的流程可以使我们的生命周期达到80年?一条活了三百年的鲸鱼和一棵树龄两千年的树是什么样的呢?是什么导致衰老的所有其他下游效应,又是什么导致我们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产生各种致死疾病?


药明康德:关于抗衰老研究,您如何定义它的成功?


David Sinclair博士:对我而言,成功是使人们在全球范围内生活地更健康、更长寿。短期的成功将是拥有一种或多种针对特定疾病可预设的药物。这就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但我希望是,一旦这些药物上市,它们就可以在各种各样的其他疾病(这些疾病在我们年老之后折磨着我们)中接受检测,并且足够安全以便在全球范围内使用。我已经承诺将我们正在研发的药物提供给全世界,不仅仅是发达国家。我们不能将药物仅提供给负担得起的人们,而让世界其它大部分地区的人口都没有创新药用,这一点很重要。


药明康德:您的研究主要针对哪种特定疾病?


David Sinclair博士:我正在与众多公司合作,他们正在临床试验中治疗一系列疾病——儿童疾病、罕见病以及与年龄相关的疾病。衰老领域的这些发现令人惊叹,因为有很多迹象表明这些药物可以用于治疗,但问题是它们的最佳应用是什么,以及它们如何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市场,因为患者显然是需要这些药物的。


药明康德:您的目标是治疗特定疾病,还是专注于延长寿命的临床试验?


David Sinclair博士:我的朋友Nir Barzilai博士——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衰老研究所所长(Institute for Aging Research at the 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有一个计划叫做TAME,我全力以赴地助他一臂之力。我们与FDA合作制定了试验指南和终点。这一切都已就绪。我们希望今年能够开始试验,这是我们第一次能够进行试验,并希望证明我们不仅能够影响个人健康,而且能够影响衰老速度。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衰老研究所所长Nir Barzilai博士(图片来源: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官网)


希望在此之前,我们能够乐观地看到世界各国的法律修改,认可这项技术已经能够显著地影响人们的生活,并且把衰老定义为可治疗的一种疾病。


药明康德:如何改变法律,使其将衰老视为一种影响研究和发展的疾病?


David Sinclair博士:我们正在研究能够延长健康寿命的药物,无论政府是否采取行动,这都会发生,只是时间问题。但如果政府愿意并正式承认衰老是一种可治疗的疾病,那么这将发展得更快,也会有更多的资本加入这项研究,医药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也可以为患者直接报销治疗费用。


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们真的负担不起那么多的药物需求。预计可能会有十亿人需要处方这些药物,他们的平均年龄可能超过40岁。但我不明白的是,我们节省的成本远远超过药物的成本。据估计,我们每一种药物仅仅为美国节省的成本就将达到十万亿美元,社会在以同样的方式进步,就像疫苗和抗生素使我们的健康水平到达一个新台阶一样,我们才能在发达世界幸福地生活着。


药明康德:您如何定价这样的药品?


David Sinclair博士: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些药物可能相对便宜。它们的生产并不昂贵。实际上是研发这些药物需要多少钱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如果研发障碍较低,那么成本也会较低。我认为其中有些药物每天的支出可能不到一美元,但可以延长五到十年的健康寿命。我承诺我们研发的药物将在全球范围内供应。我还承诺,对于世界上第一个宣布衰老是一种疾病的国家,我们将以成本价为他们所有的人口提供我们的第一种药物。


药明康德:您如何描述近期抗衰老的研究方法?


David Sinclair博士:抗衰老研究在20世纪80年代有一个不好的名字,因为那时很少有尖端科学应用于此。20世纪90年代,长寿基因被研究模型生物的遗传学家发现,现在我们知道这些基因存在于我们的身体中,主要负责饮食和运动所带来的益处,这也就是我们年轻的时候不生病的原因。


现在我们正处于人类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我们明白我们要做一件事,要针对我们已知存在的抗衰老途径执行药物研发计划。我相信人类与其它我们已经将其生命延长的生物并没有什么不同。


药明康德:您如何看待未来5至10年抗衰老策略的演变?这是继硅谷之后的又一波创新潮吗?


David Sinclair博士:过去15年我一直在研究和推广衰老研究。直到去年,风险投资家、私人投资者和医药公司才有兴趣介入。发生这种情况有两个原因。


一是世界比过去更乐观,或者我们生活在非常美好的时代;另一个原因是科学技术似乎还不能大大延长人类的寿命。能够主导这一领域的公司将成为21世纪世界上最伟大的公司,可以媲美亚马逊,谷歌和辉瑞。


药明康德:人类寿命是否有一个最长极限?极限是什么?


David Sinclair博士:人类寿命没有最长极限。如果你回顾历史,有一个明显的寿命极限约为120或122岁。但这就像在1870年说,动手术时会一直疼痛;或在1900年说,人类永远不会有动力飞行。


我们现在谈论的是人类抗衰老技术,这远远超出人们从良好饮食习惯和运动中所能获得的益处。所以不要向后看,要向前看。我可以从现在这个时刻看到未来,将有数十家创业型公司和他们的技术可以对人类的寿命产生重大影响。当我们结合这些技术时,我认为人类可以健康的长寿数十年。


我的父亲是我们家庭实验的一部分。十多年来,他一直在服用一些我们已经证实是安全的药物。他现在已经78岁,但看起来比30多岁的时候更年轻。他现在还爬山,激流泛舟。他的朋友们都渐渐变得虚弱而辞世,但他感觉自己跟50年前没有什么不同。


药明康德:人类寿命延长10年,20年或30年,对社会有什么影响?


David Sinclair博士:社会将会有大的变化,类似于我们经历的20世纪。但总体上,我们将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就像我们现在不会再去回顾19世纪和那个年代的健康水平。


增加健康寿命对经济的影响不容低估。短期来看,这将使全球经济财富增加10%。长期来看,这将使各国家能够为所有人口提供医疗保健和教育。剩余储备也可以用于环境保护和治理。


另外,退休年龄可能要晚一些。但人们将能够拥有第二和第三职业。我父亲在78岁时开始了新的职业生涯。如果让你在生病或者开始新的职业生涯两者之间选择,那么我认为几乎每个人,如果他们健康,都会选择新的职业生涯。


药明康德:延长寿命将如何缓解医疗保健费用的上涨,因为大部分支出现已经接近最大值了?即使你再活30年,最终你的健康状况还是会开始下降?


David Sinclair博士:我们在动物研究中发现,动物生存的时间越长,它们的衰退速度越快。对于人类也是如此。最长寿的人对医疗保健系统的影响最小。他们去世的相对较快。


目前医学研究和医药方法存在的问题是大家在研究一种疾病,并试图一次治疗一种疾病。在过去的50年中,我们在预防心脏病方面卓有成效,但在保持大脑健康方面效果不佳。因此,失智症患者在不断增加;而且有些人很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这种衰老、颓废的状态下,这对整个家庭都造成非常大的压力,并负担着昂贵的医疗护理支出。


衰老研究界正在采取的做法是,不仅保留身体的一个方面——一个器官或一个组织,而是利用身体的自然防御力来抵御衰退和疾病,并保持所有器官的健康、年轻和可恢复性。所以,你可以因为糖尿病服用一种药物,但不会因为副作用而罹患癌症和阿兹海默病,而是你将有更多的能量,更加健康,能够去爬山,去漂流,就像我父亲在78岁时那样。


药明康德:延长人类寿命会有什么伦理道德方面的考量?


David Sinclair博士:有些人担心这些药物只供给富人,这就是为什么我承诺,无论你的国家富裕与否,我们将在全球范围供应这些药物。


另一个担忧是,有些人认为七、八十岁的老年人应该去世,为年轻一代让路。但我反对这样的观点是,特别是对一个健康的78岁的人,他还有生产力并能够帮助社会,你怎么能对他说这样的话?我们知道如何创造就业机会。人类可以互相帮助,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这其中有无限的可能。在过去的几年中,美国创造了数百万个就业岗位。我们基本上有充分的就业机会。


所以,这不是为年轻人让路的问题。我想说,年轻人应该希望有看到过百年风风雨雨的导师。明智的导师也可以帮助年轻人,确保他们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