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发现日本“长寿草”可延长寿命20%?抗衰老研究最新追踪

发表时间:2019-03-05 01:58

1. 日本“长寿草”延寿20%?


2月19号《Nature Communication》在线发表了一篇论文The flavonoid 4,4′-dimethoxychalcone promotes autophagy-dependent longevity across species,奥地利格拉茨大学的Frank Madeo和同事研究发现一种天然黄酮类化合物有保护细胞和延长多个物种寿命的作用。

undefined

Frank Madeo及其同事发现天然黄酮类化合物DMC(4,4’-二甲氧基查尔酮)具有保护细胞的作用,外源补充DMC后线虫和果蝇的寿命延长了20%(图中f、g、h);在心肌长期缺血的情况下保护小鼠心脏细胞,减少组织死亡面积;DMC也减少了人类培养细胞的年龄相关性细胞衰退。

undefined

研究发现DMC诱导自噬作用来保护细胞和延长寿命,而这种自噬作用不是通过Tor1而是通过独特的GATA转录机制。自噬是一种细胞内循环过程,受损或过剩的大分子或细胞器被隔离在两个膜泡(自噬体)中,然后以溶酶体为靶点进行大量降解。自噬作用有助于为生物合成提供再循环成分,从而有助于细胞质更新和随后的细胞再生;相反,自噬功能受损或失调会导致与年龄相关疾病。

undefined

▲自噬作用▲

图片来源:Yin, Z., Pascual, Clarence & Klionsky, DanielJ. Autophagy: machinery and regulation. Microb. Cell 3, 457–465 (2016).

DMC在明日叶中大量存在,比较有意思的是明日叶原产日本八丈岛,别名明日草、八丈草、咸草;因其今天摘了叶子,明天就能冒出新叶的强盛生命力而得名。有意思的是,八丈岛上的居民有长期食用明日叶的传统,且普遍长寿,在日本明日叶也别名“长寿草”被誉为日本国草。据八丈岛传说,秦始皇派徐福带3000童男童女东渡日本寻找的长寿仙草就是明日叶,这篇研究可能为这个传说提供一个科学解释。

undefined

 评论:

虽然从动物实验到人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无论结果如何,日本这一传统“长寿草”确实让人充满兴趣。

2. 逆转肌肉衰老小分子药物

德克萨斯大学加尔维斯顿医学分部(UTMB,加尔维斯顿)的研究人员发现一种潜在的药物可以显著增加衰老老鼠的肌肉的质量、强度和代谢状态,文章Small molecule nicotinamide N-methyltransferase inhibitor activates senescent muscle stem cells and improves regenerative capacity of aged skeletal muscle发表在2月10号的Biochem Pharmacol。

undefined

随着年龄的增长,骨骼肌质量和强度逐渐下降,再生能力受损,使老年人易患与年龄相关的肌肉衰弱和严重的发病率。肌肉干细胞(肌肉)的增殖,分化为融合能力强的成肌细胞,并促进肌肉再生是日益不正常的老化,损害肌肉恢复后的损伤。而随着骨骼肌的老化烟酰胺N-甲基转移酶(nnmt)过度表达。

undefined

图片来源:Biochem Pharmacol

研究发现NNMT抑制剂治疗了肌肉损伤的衰老小鼠。治疗7天后研究人员发现接受小分子药物的小鼠有更多的肌肉干细胞正在进行损伤肌肉的修复。同时和安慰剂组相比,治疗组的肌纤维质量增加了一倍,肌肉强度增加了70%。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两组小鼠的血液化学性质几无差别,这表明这种药物无明显的副作用。

烟酰胺N-甲基转移酶(NNMT)的生理作用就是利用甲基供体S-腺苷甲硫氨酸(S-adenosyl methionine, SAM)产生S-腺苷-半胱氨酸和N-甲基烟酰胺。相当于把SAM的甲基转移给了烟酰胺。NNMT的过表达降低了烟酰胺的含量,而烟酰胺是NMN的前体。科学家推测NNMT抑制剂逆转衰老的原因是NNMT酶抑制剂降低了烟酰胺的甲基化,从而避免NAD+的减少,从而逆转了衰老。

undefined

图片来源:Biochem Pharmacol

 评论:

NNMT随着肌肉衰老过度表达,而加入其抑制剂减少了NAD+的减少,从而逆转了肌肉的衰老。这和2018年三月哈佛大学发现的补充NMN增加肌肉中NAD+的含量从而逆转肌肉衰老有异曲同工之妙。由于NMN这一功能的可用于改善宇航员的肌肉萎缩(宇航员由于失重,缺少锻炼),NASA也授予发现团队David Sinclair iTech大奖。

3. 延年益寿研究院在波士顿成立

undefined

2月13日十六位研究生物老化机制的顶级科学家在波士顿宣布成立:健康与寿命研究院(延年益寿研究院)。这是第一个全球非营利组织,致力于加速人类健康寿命的扩大取得突破。宣布的时间与情人节假期一致,以引起对健康与寿命研究院使命的关注,使人们生活得更好,爱得更长。

研究院主席兼院长大卫·塞特博恩说:“我们认为,我们正处于研究与年龄相关的衰退的临界时刻,这正是促使该研究院创建的时机,我们共同的信念是科学表明我们可以晚点变老。”创始成员都是抗衰老领域的顶级科学家,就包括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衰老研究所的主任Nir Barzilai博士---被誉为第一个发现长寿基因的人,他领导的研究院有50个实验室在靶向衰老生物学路径。而因为发现NMN抗衰老而闻名的的哈佛大学的David Sinclair也是16位创始人之一。

undefined

▲创始人名单▲

 评论:

研究长寿在国内多被揶揄为“续命学”,由于“异端邪说”的嫌疑国内也没有专门的研究机构。在国外抗衰老已经逐渐成为一个系统性学科,有大批科学家致力于此。十六个长寿学领域的顶级科学家在情人节这天成立研究院向世界发出了一个爱意,YAHOO财经标题也非常有趣“16个长寿科学家给世界发了一个情人节消息”。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